童屿的一只羊

新高一

关于厄里斯魔镜

在几刷预告片时就看到厄里斯魔镜的片段

其实我觉得看到格林德沃和看到羊毛袜并不冲突

中年邓布利多在镜中看到了格林德沃

昔日的情人已将痴迷狂热与黑暗的欲望深深植根于他的心中

他也许曾惊恐疑惧

自己的洁白无瑕下竟潜藏着黑暗的巨兽

早已唾弃与摒弃的罪恶思想竟仍残留在自己心中

曾将他伤得体无完肤的的魔鬼竟仍是他心中可耻的渴望

也许他恨自己的屈服与软弱

恨自己的肮脏污浊

恨自己的无能 竟无法丢弃自己卑微低贱只知一味给予的爱

他本应恨透了他 却为什么仍在心里渴望他

他仿佛突然变成了洁癖

想要洗去精神和心灵上的污点

但有时我们如此无力 竟无法改变内心深处的自己

但这还是少年和中年的邓布利多

人当然是会变的

即使是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欲望也会改变

邓布利多的故事永远是个谜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发生了什么我暂且不得而知

无论是经历了多少内心深处矛盾的痛苦挣扎和自我斗争

还是在教书育人的无性生活中看淡了人生

我相信

当须发皆白的邓布利多再次站到厄里斯魔镜前时

他的渴望已重归于他最初拥有

却视为累赘的家庭上

羊毛袜是亲情

他的背后站着的是温柔微笑的父母

健康无忧无虑的妹妹

弟弟的脸上是爽朗的笑容

亲切地与他相拥

我想这也是邓布利多希望看到的

相信他最终能够平和和如愿

*

其实我写了两页纸

包括对于格林德沃内心转变的一些想法

但我实在懒得打了

我的观点太无趣

我的想法一文不值

留给自己看就好了


85°C
超级好吃qwq
🍞